首页>政法文化>文学

父亲·夜歌

父亲·夜歌

岳阳长安网  来源: 岳阳长安网  作者:易云  2019-06-06 【 】【 打印

        从记事起,我就知道夜歌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父亲喜欢唱夜歌,那是一种融进骨子里的挚爱。他唱夜歌的水平应该算高的,经常有办丧事的人家请他去。平常夜晚在家,闲来无事也要开嗓子。那时,总觉得夜歌曲调幽深、凄冷,光听音调就让人很难过,远没有节奏欢快的流行音乐好听。父亲却每每开唱,必唱到三更半夜,似乎这样才尽兴。父亲唱完通宵的夜歌回到家,用挂满倦容的脸和兴奋而嘶哑的声音告诉我们,办丧事的人家给了他多少钱,给了几包烟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对于夜歌,我的感情是复杂的;对于父亲,我的感情更是复杂。印象当中,我从没在他怀抱里撒过娇,我们的关系一度是“仇人”,在家里我不搭理他,路上遇见,我也不叫他。每次唱夜歌,喝醉了酒,他会和母亲争吵,然后把我们姐弟仨从被窝里拉起来,赶到门外。喝醉了酒,他还会和村里的人吵架,每次都是邻居跑来告诉我们,我们再急匆匆地去把他拉回家。我那时总是纳闷,父亲为什么爱唱夜歌,是为了那几包烟还是那几元钱?作为一家之主,他真的不知道给这个家庭带来的痛苦吗?

 

        听懂夜歌,是在大学期间的一个暑假。有天晚上,父亲又在开唱,我细细听其中的内容,发现父亲唱的是他自己的故事:十三四岁时爷爷离世,伯伯们都在外求学,父亲只能辍学和奶奶一起撑起风雨飘零的家,拉扯叔叔姑姑长大,这其中的艰辛自然不用讲。到后来,叔伯姑姑都跳出农门在城市立足了,就剩父亲一个人在乡下。还好他学了室内装修,有门好手艺,活做的好,有个吃饭的好本事。后来娶了母亲,生了三个小孩,白手起家,把我们三姐弟抚养大,还供我上了大学,家里也算是不愁吃穿达到了小康水平。从一无所有到现在这般光景,父亲没少受苦,多少个披星戴月的劳作,一轮一轮光阴的碾压,榨干了父亲的血汗。他本是个心高气傲的人,又口直心快,免不了被人“剃头”,吃了不少亏,整个家庭的担子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,没地方说,只能喝闷酒,醉了就拿我母亲出气。父亲本质上是个好人,母亲应该也是理解他的。母亲常说,刚和父亲结婚的时候,他可不是这样的,他那时穿着军装很帅气,很顾家,出门了每次都会给她带礼物,也不酗酒,更不会打骂她……我在想父亲是从什么时候改变的呢?或许是某一天我们三姐弟一齐找他要学费,他拿不出,只能借酒浇愁,醉酒后就开始变了?是生活的重压改变了他,让他烂酒,让他喜怒无常,让他脾气暴躁……。听着听着,我的眼眶湿润了。我发现,这么多年,自己错怪了父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去年,父亲病了,病情很严重,体重下降到了八九十斤了。病了的父亲不再出去唱夜歌了,我却突然反而有了些落寞。我知道,不管父亲身份尊贵还是卑微,他都像我们背靠着的大树。而我希望父亲这棵树是长生不老树,不仅会开花结果,还会唱夜歌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作者单位:平江县公安局)

分享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