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政法文化>文学

团湖探荷

团湖探荷

岳阳长安网  来源: 岳阳长安网  作者:王鸿  2019-07-17 【 】【 打印

        每有外地友人来岳阳,只要赶在夏秋两季,我都会亲自驾车,冒着暑热带他们去君山团湖野生荷花基地观荷。我一直认为,这是家乡让我引以为傲的美景之一。它不加人工铺染,自然天成。五千亩水面上,那密密层层的荷叶铺展开去,与蓝天相连接,一片无边无际的青翠碧绿。那亭亭玉立的荷花绽蕾盛开,在阳光辉映下,显得格外的鲜艳娇红。无处不演绎着“连天荷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臻美大境,其景不输岳阳楼与君山岛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岳阳楼美在《岳阳楼记》,“忧乐”千年而不变。君山岛美在传说故事,流芳古今而不衰。细思下来,他们多少都附会了人们的愿景,然后经岁月沉淀,得以发扬光大。而这无边无际的千亩荷花则野生野长,浑然天成。不管人们喜不喜欢,在不在意,歌不歌颂,点不点化,它年年静悄悄地开静悄悄地放,用自己的生命轮回为你演绎时光荏苒,岁月更替,较岳阳楼与君山岛,更为纯粹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又到了荷花盛开的季节,有友人从北方来,我又一次来到团湖探荷。水还是那片水,船还是那几条船,只觉得荷比往年更加地明艳生动了。满湖的苍绿浩浩荡荡,远看去像一片浩瀚的绿海。满湖的荷花更是密密匝匝,如浮在碧绿之上的一片红云。它们在蓝天白云之下,起起伏伏,袅袅娜娜。扑面而来的阵阵荷香,迅速浸占了我的五脏六腑,让我情不自禁,心甘情愿地跌落与沉醉。摇一叶桨,捻一枝花,湖面浪花开道,碧绿与嫣红在我身边不断地退去又不断的接踵而至。明晃晃的阳光打在我身上,我顺手扯来一片硕大的荷叶当伞,撑在头上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近处观荷,你会发现那花要比在岸上看,大了许多。绯红的花瓣象一片片丝织的云锦,细腻柔美,烁烁其华。偶尔驶进莲荷深处,只见那圆满碧绿的荷叶上,有清白如玉的水珠,滴溜溜满叶地撒欢,又有莲蓬开始长成。小小的,颗粒尚还年幼,不甚饱满。偶尔寻个成熟的,伸手去采。一时惊得数只蜻蜓飞起,羽翅在阳光里闪着光。剥开莲子,送入口中,嫩脆清甜。连同那莲心一起嚼了,吞入腹中。并不觉苦,芬芳如馥,唇齿含香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友人问,这千亩荷花如何种来?我告诉他:无人来种,自然天成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他望着这一片无边无际的千亩之荷喃喃自语:太神奇了,不可思议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是啊,天地萌生万物,大自然就是一种力量。听船工说,这千亩荷生成的莲,长成的藕,人工哪能采得尽,年年只能任其自生自灭,自灭自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古往今来,写荷之人多矣。古有周敦颐的《爱莲说》,已将荷的君子之态,清傲之格,铮铮风骨描写得淋漓尽致。近又有季羡林先生,更是将种荷之乐溢满字里行间,让人读来记忆深刻。我总想,他们所见皆是一塘一池小荷之象,倘若他们面对这千亩的波澜壮阔,铺天盖地,自生自长,野趣横生的荷之大境,又该如何下笔呢?

 

(作者单位:岳阳市人民检察院)

分享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