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政法文化>文学

借油

借油

岳阳长安网  来源: 岳阳长安网  作者:龙晗  2019-09-25 【 】【 打印

       老屋面东、依山。山后是大舅家,与老屋几乎背贴背,一条窄窄的小路如脐带连着我们这两户山前山后的人家。就是这么一截儿距离却有一次让我如履薄冰,现在忆起,心仿佛还落在那条路上,收不回来。

 

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春插时节的中午,灶里已经生火、铁锅已开始冒烟,母亲才急着寻遍了老木橱柜的毎个角落,倒遍了所有的已经上霉的油瓶,一滴油花也没找到。她本打算饭后再到大队油榨房去赊点,也许是母亲觉得赊得太多再不好意思去赊,也许也担心怕老板不肯赊,也许是实在太忙又忘记了。那时父亲刚去世,四兄妹中我这个老大也只刚过十周岁,就象几只叽叽喳喳的小鸡只能围着母亲转。母亲想了想便叫我到屋后大舅家去借点油。母亲给我一个小酒杯, “去找舅妈借点油,只说锅已经烧红了等着。”顺手又给我一个饭碗,叮嘱:“把杯子放碗里,别洒了。”我手刚沾上碗,母亲又把碗抽了回去。“你舅妈家也不好过!快去快回!慢点,别洒了!”母亲对着我,又好像在自言自语地说。现在回想起来,母亲当时一定是这样想的:舅妈家也困难,不知道有油没有?你还拿一个碗去,岂不把人为难!

 

       我一溜烟儿就到了大舅家。舅妈也正在做饭,我急着说了来意。舅妈听后,连忙停下炒菜的锅铲,用葫芦瓢舀了一瓢水往锅里一泼,溅起一团烟雾。舅妈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杯子,先是愣了一下,好像在用眼神问:这么小?,后又接过杯子放到临灶的桌子上。转身在灶后的橱柜里翻找起来。低矮的茅草房,加之刚刚腾起的气雾,橱柜中光亮显得很暗。舅妈摸出一个又一个油瓶子在光亮处晃了晃,都是上了霉的空瓶。“唉!我里也快没油了。”舅妈叹着气说。“这里还有点,娃儿你倒去。”舅妈看了看灶角边上的油盐缸子,端起来往杯子倒去。杯子满了,油缺也快空了。“娃儿,你快端回去!跟你妈说我里也只有一餐的了。”我刚小心翼翼地端起杯子,舅妈连忙顺手在桌上拿个饭碗欲递给我,瞬间又同母亲一样又放了回去。“唉!晚上叫你大舅到大队部看能不能帮你们赊点。”舅妈又补了一句。这么一勺子儿油,还好意思用这么大一个碗盛着?现在想起舅妈那收回的碗,当时她肯定也是这么想的。为她不能多借一点而实在感到无奈,而又无比的歉疚!

 

       我双手捧着那油,如同捧着一枚定时的炸弹,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向前挪动。挪到门口不远我便叫了一声母亲,告诉我回来了。焦急等待的母亲并没有责怪我的跚跚来迟。若是平时其他事,定会一句“怕踩死脚下的蚂蚁?”。前脚刚跨过厨房门槛的母亲,又急转身折还回去拿了一个碗,在禾场里把杯子接住。见我手指头上沾了油,她忙从案板上拿了一片切好的萝卜片将指头擦了擦,再用萝卜片象洗锅一样围着锅里搽抹了几遍,顿时锅底腾起一团热气、油香味,感觉锅底变得特别的锃亮起来。

 

       如今,条件好了,缺衣少食的年代早已过去。四十多年来,每每看到油壶,我便会记起那次借油的经历,想起已经作古的舅妈和母亲。

 

(作者单位:君山区司法局)

分享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