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政法文化>文学

母亲“骗”儿记

母亲“骗”儿记

岳阳长安网  来源: 岳阳长安网  作者:彭金辉  2019-12-18 【 】【 打印

       周六中午,接到母亲打来电话:“我要一个人住,自己开火(做饭)。”我猜想母亲准又是什么事没过坳,跟她的满崽、我的弟弟有了“冲突”。“你不要回来,只需每月给我生活费就可以了。”母亲还在那边“诉说”着,我劝着“您少操点空心,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接到老母亲的电话,我怎么能坐得住?我知道,弟弟两口子向来对母亲是很孝顺的,这怎么又“拗”上了?

 

       拨打弟弟的电话,却无法接通。莫非真是两娘崽在生气?不一会,弟弟回了电话。“电话怎么打不通?你在干嘛呢?”“我在别人家里坐。”“娘老子在干嘛呢?”“在屋里洗衣服吧。”听不出弟弟跟母亲有什么不对付的啊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我和露崽回来呷夜饭。”“好的,车莫开快了。”跟弟弟约好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15时30分,我和女儿驾车从岳阳出发,1个半小时就到了娘屋里。

 

       到家时,地坪里坐了好几个邻居。母亲正笑着跟邻居们扯谈,弟弟和弟媳正在厨房里忙着弄饭。

 

       开饭的时候,母亲抹桌子、拿碗筷,还一边问我的女儿、她的孙女“露崽,食堂伙食好吧?上下班开车要慢点”云云,跟平常没啥两样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母亲怎么会跟我打那样的电话呢?莫非是这么快就消了脾气?”我边吃饭边琢磨,也没提起这个话题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伢崽,你这脚是哦里搞的?”饭后,我正品着母亲泡的姜盐豆子芝麻茶,母亲掀起我的裤脚,仔细地看着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唉!这一双脚也不知咋了,溃烂10来天了,特别是睡觉时奇痒,半夜里人都痒醒。”“去医院看了吗?”“看了,药开了一大堆,泡脚的、涂抹、口服的药买了一堆。”母亲细心地问着,我不经意地答着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屋里还收着有艾叶、枫球坨,我去帮你煎水给你泡一下试试。”母亲起身朝楼上走去。

 

       20时许,母亲将熬好的药水提到我面前:“泡半小时。”一双脚伸进桶子,药水浸泡的怪痒袭来,一股暖意同时涌上心头。

 

       泡好脚,早早地就睡了。奇怪,脚疾以来第一个晚上没有痒醒。

 

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起床,母亲问我好点了没。“好多了,没以前痒了。”“那我再给你熬一次,再泡一次。”早餐后,我泡脚,母亲走出了家门。

 

       9时左右,母亲手里拿着一小把藤蔓回家了:“这是内红消,煎水喝了可以散毒,可惜找不到金银花,一起熬水喝更好。”我哽咽了,笑着接过母亲辛苦找回的草药。

 

       一上午,母亲就这么没落座地跑进跑出。11时左右,母亲拿来一个铁筒子装着的草药水和几根棉签给我:“把烂了的地方都涂一遍,看有效冒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回家近20个小时,我始终没有提母亲8日早上电话里说的事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这些草药带到岳阳去用。”“最近鸡婆不下蛋了,这几斤肉是前天买的,带回去吃。”母亲还跟以前我每次离家一样唠叨着……

 

       我想,母亲其实没有跟弟弟、弟媳有什么过不去的“坳”,只是她想已近2个月没回家的儿子我和孙女了,把我们“骗”回家住了一晚。

 

(作者单位:市强制隔离戒毒所)

分享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