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政法文化>文学

“洗”年猪

“洗”年猪

岳阳长安网  来源: 岳阳长安网  作者:吕建  2020-01-15 【 】【 打印

       冬至一到,老家农户便陆续开始杀年猪了!

 

       我的童年是在湘北农村度过的。上世纪五、六十年代,每每迫近年关,农户都会请屠夫杀猪准备过年。因“杀”字含有凶意,在老家,农户图吉利,便都不叫“杀”年猪,而叫“洗”年猪。寓意“喜”。那时候,我所居住的村子里,绝大多数农户都养猪,但村子里只一个杀猪匠。所以,春节前十几天,杀猪匠就开始忙碌起来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杀猪那天,屠夫和农户家兴致勃勃地密切配合,先作好各种充分准备:参与杀猪的人员除屠夫外,农户家至少得有二至三名“甲等”男劳力做帮手;一张厚实笨重的条凳,与此同时,在平时专门煮猪食的特大铁锅烧好满满一大锅开水备用……

 

       准备就绪后,随着屠夫一声令下。几名帮工便紧跟屠夫打开猪圈。之后,有的拉住猪耳拖、有的抓住猪尾部推,非常麻利地将猪强行按在条凳上动弹不得。

 

       接着,屠夫迅速地取出一把锋利的尖刀,突然一俯身,尖刀立即刺进了猪的脖子,鲜红的血噗哧一下便喷射出来,流入事先放好的木盆中。之后,大家一起将猪放入特大木盆中。再倒入滚开的水将死猪很快烫透后剔光猪毛。最后,用铁钩钩住猪的头部,大家一起将死猪抬起吊挂至结结实实的木梯上。由屠夫剖开猪的肚子,取出五脏六腑。最后,根据农户的要求,屠夫将杀了的猪分门别类地肢解。一群儿童跟随其后,拍手唱起了湘北童谣:“张半咀,张半鼻,三个耳朵八个及(奶头),两脚落地走得急,杀猪佬是个狗日的!”惹得屠夫跳脚大骂:“老子日你娘!”乐得众人哄堂大笑。至此,一头猪就“洗”完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那时候,因大家都不宽裕。按照惯例,农家给屠夫的酬金也极少,但杀了的猪的下水如肝、肠和刮下来的猪毛都会送给屠夫一部分,以作为酬劳。屠夫每每拿着这些酬劳品也心满意足、高高兴兴地满载而归。

 

       也许是因为那时都穷,也许是因为那时农家饲养的猪,喂猪的食材都是茴藤、茴叶、蔬菜、野菜及米糠等清一色的“绿色食品”。(那时,市面上没有催猪速长的、加有激素等危害人的身体的添加剂。)我总感到那时候用猪油炸出来的肉丸子特别的香;用猪骨头和藕炖的汤,喝一口,那香甜交融的美味无比令人回味无穷;尤其是农家用盐腌、用柴火慢慢薰制出来的腊肉吃起来总那么有筋道,更是百吃不厌的下酒菜。那时,农户家“洗”完年猪腌制的腊肉都舍不得吃而省着吃。往往家里来了客人才切来腊肉共享。 而平时,自家人是特别省着吃腊肉的。记得那时候,一般农家的腊肉前前后后都要吃个大半年呀!

 

       离开故乡多年后,我极少回故乡。但据我了解,湘北地区农家现在过年依然“洗”年猪。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。杀年猪的技术较过去先进多了。而给予屠夫的酬劳较过去大不一样了。现在,农家请屠夫“洗”年猪,完事后,都会重重地给屠夫打大红包。

 

(作者单位:临湘市公安局)

分享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