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政法文化>文学

这个春节很充实

这个春节很充实

岳阳长安网  来源: 岳阳长安网  作者:彭金辉  2020-02-19 【 】【 打印

       鼠年春节,注定是一个让中国人难忘的春节;也必将是一个载入史册的春节。

 

       真正意识到形势严峻,是1月24日晚,从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那个关于武汉疫情的节目开始。连绵的阴雨,让大年初一显得格外冷清。常年的这个日子,老家汨罗乡下的孩子们会在一大早就成群结队,挨家挨户拜年、讨喜糖;而那天,从早上等到天杀黑,都没几个人上门。我们一家人也没出门。

 

       26日15时许,告别母亲和弟弟一家,我带着妻子、女儿匆匆踏上返程。27日9时许回到单位;10时30分,参加单位党委扩大会议。大年初一就已回所值班的阳海威政委直奔主题,传达了中央、省、市的有关文件精神,并宣布,当天17时,全体休假民警除近期与湖北亲友有接触的留家隔离观察外,必须归所。单位大门专人值守,民警只进不出,且每天检测体温2次。

 

       此前,已有春节期间即值班的民警在戒治大院里执行封闭执勤任务;休假归所民警不得与他们接触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所封闭观察的7天里,我参与外围总督查2天;其余时间在自己办公室写了几篇反映民警舍小家、顾大家的事迹报道。

 

       2月3日,在所内观察一周无异常后,我和其他民警共33人于8时30分进驻戒毒所戒治大院,开始为期15天的封闭式执勤——住在由院内办公室改造而成的临时备勤房,吃在戒毒人员食堂。

 

       封闭执勤有严格规定,当班期间不能携带手机;管理戒毒人员时必须佩戴口罩;医护人员不够,每天由大队民警对戒毒人员近身检测体温2次;对戒毒人员开展疫情形势和防控教育;民警进行院内消杀。

 

       有朋友跟我开玩笑说“疫情时期,高墙内是最安全的地方”,我们不能因为自己的疏忽,颠覆了这个社会人心中的“真理”。

 

       为了执行疫期规定,我们的民警其实也是“牺牲”蛮大。副政委周文峰,姑妈去世了都没有回家祭拜;护士女警胡悝,丈夫在高警支队工作,两口子都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,留下不满1岁的孩子由爷爷奶奶在家带着;“83后”大队长胡松,从1月13日回所上班后就一直没有回家,稍一有空就跟老婆孩子视频连线,好多次都见到他眼睛红红的,在他心中,“这个春节刻骨铭心”……

 

       疫情在前,警察不退!每个民警背后,真的是母念、妻等、娇儿盼!

 

       经常见到微信朋友圈里,有人在埋怨这个春节如何枯燥,待在家如何无聊;有人自嘲今年春节流行“卧室、客厅、厨房、餐厅、阳台、厕所免费游”。我们也会调侃朋友和亲人“你们呆得不耐烦的地方,正是我们想回也回不了的家”。

 

       疫情还在继续;我的封闭执勤模式也还在进行中,甚至谁也预测不到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归正常的工作和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 阳光,透过高墙铁丝网,透过备勤房简易的玻璃窗照射进来,让人感到温暖,让人看到希望!这柔柔的早春暖阳,或许能遏制新冠肺炎病毒的肆虐?

 

       有时,自己会想,过这样一个可遇不可期的忙碌充实的春节,因为,每个时代的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担当;身为警察,逆行无悔!

 

       这样想着,我迎着阳光扬起了微笑。

 

(作者单位:岳阳市强制戒毒所)

分享至